指间年华|论作家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4-09 00:31:44





论作家





近日,我遇到一位高人,她的个人简介是这样写的,中国知名作家,诗人、编剧,网络超级全能写手。


这不是一般的高人啊,简直就是全能高人,我带着无比崇敬与敬仰的心情点开她分享的链接,进入了她的公众号,我如饥似渴地想要在她的文字中享受一次精神大餐,在这个浮燥的年代,我极力用一颗浮躁的心找寻着可以让生命平静下来的文字。


是的,在找,一直在找。 


如果说这位高人的文字有一种苦咖啡的味道,起码也有熬制的功底,倒可以在舌尖上匍匐一缕香气;不及咖啡,是鸡汤也好啊,至少可以让灵魂在短时间内有一种被滋养过的享受;就算不是鸡汤,就来一杯白开水吧,最平淡的,也是真诚的,给匆匆赶路的人解解渴也好。


结果,我一连翻了几篇,再重新看那个简介,晃眼晃得不行。


明明活蹦乱跳,嘻哈啦笑,非要整得病入膏肓,生不如死。





但这似乎又并不是最重要的,最要紧的是在这个装得半死不活的人的后面,有一大群热情高涨的人,他们踮着脚尖拍手,鼓足了腮帮子高喊叫好,甚至有的不顾拥挤,跪在那里顶礼膜拜,俨然一幅忠诚的信教徒的样子。于是,那个前面的人,被几个实在无法抑制兴奋的人高高抬起来,那人便把做作的潺弱的呻吟声吟唱得越发动听美妙了。


文字,是一种感情的载体,而不是用来放大情绪的,以达到哗众取宠的目的。


你在路上遇到一头驴,就立即铺开一张纸,写道,哦,驴啊,我看着你灰色的毛,长长的耳朵,你是那么美丽,我庆幸,我看到了真正的驴。这又何必呢?它就是一头驴,没有耕地,没有吃草,就让它安静地呆会不行吗?非要给穿一套“皇帝的新装”让它招摇过市。


这么蹩脚的文字,你可以写,谁不是从蹩脚过来,然后把路一步步走正?蹩脚不是你的错,把蹩脚的字装裱成伟大的文学作品就显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了。





我们无法否认现在写得并不好的作者将来也许会是某一届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可是你等得奖了再向全世界宣告你是知名作家不行吗?干嘛现在就那么着急呢?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孩子就向着人群高喊,我是一位伟大科学家,我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你会怎么看?


这是一个作家泛滥的年代,随便在网上写几个字就有了作家的潜质,把几个长句劈开,分成长短不一的几截,就是新时代杰出的诗人了,再扯几块裹脚布把一些芝麻烂谷子的家底抖一抖,那就是实力作家了。


写文章,不是讲故事,也不是写心情,更不是垒字,是从灵魂发出的声音,好文章,是要用心去读的,读后唇齿留香,余音袅袅,绕梁三日而不绝。
你敢称作家,你就应该怀有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必须弄懂文字、文章、文学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们的真谛。


同时,这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年代,写作者用一些不负责任的文字去糊弄读者,而读者又用一些夸大而不真实的喝彩去腐蚀写作的正确性,继而膨胀他的虚荣。


作家不够,再来一个知名作家,套用一句网络流行语,“吓坏宝宝了。”


知名?我怎么不知道。


虽然我孤陋寡闻,但能让孤陋寡闻的人都了解的,那才算真正的知名。写两行歪扭的毫无思想的文字,就给自己罩那么多那么大的光环,其勇气与自信倒是我佩服之至的。那些用几十年,甚至一生的时间去书写经典,创作伟大的文学作品的大师们,不知此时会做何感想?


前段时间一位老前辈与我闲聊几句,他说你们现在的时代好啊,发表的机会多,一写出来就能让人看到,我们那会要写在纸上投稿,杂志社不用就很少有人能看到。





是啊,时代好了,给了我们文字更丰富的土壤,然而你不能说你随便种下一粒种子,刚一露头就标榜成了栋梁。这是对文字的亵渎,更是对土壤的辜负。


放眼网络,被追捧的并不一定是真正的作家,而真正的好作家往往无人问津,门庭冷落。不知是人们对于文字的鉴赏水平下降了,还是对真实美好的事物失去了感觉。


我还是不要趟那浑水了,我只是一个忠诚于生命的写作者、搜集者,如果作家都可以自封,这中华泱泱大国岂不是可以批发作家了。


昨日超市闲逛,走到焗油膏前,服务员很热情地为我介绍她的产品,她推荐的是索芙特橄榄水养修护的,我说我以前也用过橄榄的,不好,用完了头发更干更涩。她说橄榄和橄榄的也不一样,这是索芙特的,你比如那个好太太洗衣液吧,一个牌子的几种系列也不一样。


哦,是不一样。


还真的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







指间年华:


本名赵平,山西应县人,山西省作协会员。生来散漫而随性,最羡做天地间一朵自由行走的云。常自喻尘埃,不求在尘埃里开出一朵花儿来,只愿高擎自己独特的美丽。喜欢一句话:谦卑地存在,高傲地活着!


作品散见于各大网络以及《华夏散文》、《中国地名》、《朔风》、《文化江阳》、《芙蓉江》、《双月湖》等。著有散文集《风吹来的沙》、《岁月情花》、《且以明媚过一生》。微信号:qqzhaoping771104.




赵平代表散文集

这一生,我都在文字的路上孜孜不倦地追求着,也愿你们一直见证着我的成长,给我无尽的动力。不管是哪一本书,从《岁月情花》到《风吹来的沙》,再到《且以明媚过一生》,感性,真挚是我写作的命脉。


《且以明媚过一生》

本书是作者对岁月一种别致的诠释,是抵达灵魂深处的温暖,亦深沉,亦温暖。


《且以明媚过一生》

书中有月光煮酒的雅致,有烟火清欢的随意;有对岁月的莞尔一笑,也有偶尔的忧伤蹙眉;有北国的率真与纯粹,也有江南的细腻婉约。


《且以明媚过一生》

心绪就是一缸最活跃的染料,只要我们愿意,它就可以被调制成各种颜色。它并不执拗,你想让它如水,它就立刻柔情四溢;你想让它如云,它马上就能黑压压堆成一片;你想让它如花,它就立刻绽放得百媚千娇。

《且以明媚过一生》

生命中除了远方和诗意,还养着一碗日月。我用一段一段的句子为其擦拭出光亮,用最虔诚的方式安静地守候着。




图文编辑 | 指间年华


 图片来源 | 网络


喜欢我的散文

就请进入微店购买

  感性 | 自然| 真挚

—心之语—




补充说明:

《且以明媚过一生》全国各大新华书店均有售,同时淘宝网当当网也可购买,欲购本人亲笔签名版加微信qqzhaoping771104或在本公众号下方微店下单购买,默认中通快递。

定价32元+邮费4元=36元

《且以明媚过一生》由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发行。

《风吹来的沙》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公开出版。




更多文章请点……


重磅推荐|写在《且以明媚过一生》公开发行之前

书讯|《风吹来的沙》公开发行

指间年华|选择冬天

指间年华|与秋天说句再见

指间年华|致我慈祥善良的姥爷

指间年华|故乡的秋天

指间年华|你是神一样的男人还是妖精一样的女人

指间年华|塞外木塔





点“阅读原文”查看新书发布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