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负债累累、踉跄入狱!他们是如何靠这一点爬出谷底的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05 02:31:03


生命是一条激越的长河,浪花淘尽英雄。很多人都在时光里消磨了初心与斗志。



总有一些人不信邪,不服气,愈挫愈奋,屡败屡战,从低谷里顽强崛起,把败绩转为胜利。


他们都曾是成功者,然后在某个时刻被命运抛入深谷,一夜之间或锒铛入狱、或负债数亿,但都选择了积极面对,从头再来,扭转局面。其间个人的经历遭遇波诡云谲,大起大落,背后迸发出的生命韧性与张力,每每想来总能让人感佩不已,血脉喷张。


细数商业榜单,从不缺少成功或失败的企业家,而经历成功--失败--成功三部曲的人则凤毛麟角。


孙宏斌:迈过两道坎,卷土重来


毫无疑问,孙宏斌是2017年风头最强劲的企业家之一,7月他做了两件大事:当选乐视网董事长,接手贾跃亭留下的烫手山芋;斥资438.44亿元收购万达13家文旅城。



每次聚光灯打在孙宏斌的身上时,公众难免想起他与柳传志、与联想之间的恩恩怨怨。


27年前,孙是柳传志的得意爱将。因为《联想企业报》事宜被怀疑搞小团体而遭调查,后以“挪用公款”罪名获刑五年。这是孙的一大坎。


孙出狱后,进军房地产,于1996年创办顺驰置地,在一年内进入全国16个城市,到处疯狂拿地。2004年“国八条”楼市调控政策出台,顺驰资金链断裂。这是孙的另一大坎。


孙后来创办定位中高端的融创,2010年在香港上市。2016年9月,融创斥资138亿元,收购联想控股附属地产公司融科智地,签订41间目标公司权益。这离他离开联想已过去20年。这不是一场敌意的复仇,更像是孙为自己扬眉吐气的重要证明。



如今,孙宏斌与乐视、万达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这位看似赌徒又很理性的人说“人一生中重要抉择不超十次,一年中重要决定不超五次,把最重要的选择做对,执行时义无反顾,其它的事对不对无所谓”。他的两次接手是否是正确的抉择,他未来能走多远还需要时间验证。


褚时健:74岁二次创业,再登高峰



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褚橙的这句广告语打动过很多人。


褚时健从中国烟草大王到阶下囚再到古稀之年种褚橙,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用大半个人生经历书写着一部传奇。


王石称他最尊敬的企业家是褚时健。他曾讲过第一次去哀牢山拜访褚老的场景,褚老和人就修水泵是80元还是60元讨价还价。王石问挂果要多长时间。褚老说要六年,他当时已经70多岁,还在展望六年之后的漫山遍野。


褚老早在1949年加入云南武装边纵游击队,上过战场,见过生死,走出大山,他历任区长、区委书记等职务。后被打为右派,下放到农场。1979年,他被调进濒临倒闭的玉溪卷烟厂担任厂长。在他的带领下,烟厂成为后来亚洲最大的卷烟厂,撑起云南财政半壁江山。



1999年1月9日,褚老因被举报而判无期徒刑,服刑两年后,刑期减为17年。此时,他的女儿已于河南狱中自杀,夫人也身陷囹圄。经历这样巨大的起落,不可谓人生一大凄凉。


2002年褚老保外就医,74岁携妻种橙,向昔日朋友们筹了1000万,包下了哀牢山上2400亩的政府农场,用了6年种出广为人知的冰糖橙。褚老又成功攀登上人生的一座高峰!


褚老曾从容地谈到“年轻人太急了。我80多岁,还在摸爬滚打。”这种耐心是一个老者历经千帆过尽后的心得,这里没有无奈,而是让人心生敬意!


史玉柱:从负债2.5亿到身价500亿


史玉柱负债过亿,东山再起的故事,注定也是中国商人史上最为“成功”的失败样板。甚至在一些媒体印象中,提到企业的失败者,首先想到的就是史玉柱。



1989年“下海”,15年间两起一落,史玉柱承受了成和败的极限。


曾以3000元起家,凭借巨人汉卡和脑黄金迅速崛起,5年后列居《福布斯》大陆富豪第8位。春风得意马蹄疾时,他斥资2.5亿元在珠海修建72层的巨人大厦。


多元化导致一系列的投资不成功,加上不断加高的巨人大厦疯狂的“抽血”,拖垮了“巨人”的资金链,刚盖出地面的烂尾建筑无人接收,巨人集团濒临破产,史玉柱当时欠债高达2.5亿,当时甚至被媒体贴上了“中国首负”的标签。


那段时间他在央视录制节目时,被一群观众指手画脚、冷嘲热讽。



史玉柱想过自杀,他离开了珠海,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四处考察,最后一站是青藏高原,还去爬了珠穆朗玛峰,甚至因为无钱请向导,差点葬身雪山之上。那段时间史玉柱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不断地读书,他几乎一直在读太平天国,看毛泽东第五次反围剿、长征。后来他说喜欢看太平天国的书,因为很悲壮,好像能在其中找到某一个共同语言。


三年的蛰伏,史玉柱依靠脑白金和《征途》神奇般地重振旗鼓,不仅还清了债务,且又一次崛起成为拥有数百亿资产的商业“巨人”。


陈九霖:地狱归来,成投资高手


陈九霖,湖北浠水县人,1961年10月20日出生,前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曾就职于航空公司,后获得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学位。



在锒铛入狱前,陈九霖被外界称为 “航油大王”。在执掌中国航油7年的时间内,公司净资产增幅852倍,市值超过11亿美元,是原始投资的5022倍,世界经济论坛将陈九霖评为“亚洲新领袖”。


后来,陈九霖因中国航油亏损事件,在新加坡被判监四年有余,成为第一个因触犯国外法律而被判刑的中国央企高管。这是一段不堪岁月,不仅仅是因为陈一心想打造完的整供应链石油企业的梦想破灭,他和满身纹身的黑社会分子住在潮湿阴暗的环境里,最遗憾的是,这期间他的母亲去世,远在他乡的陈九霖未能如期归国,只能遥寄一首四言诗。在监狱中,他写了一本畅销书《地狱归来》,信奉“地狱的隔壁是天堂”。


回国后,陈得到了组织的公允评价:未有私利。后被委任为另一家央企当副总经理。


如今陈已不再留恋体制。尽管这段经历给他提供了很多施展拳脚的机会,但52岁的他最终决定离开,开始第二次创业,成立了自己的约瑟投资公司,动辄就是过亿的投资并购案,显然这位资本运作的高手和奇才有了更多的机会证明自己。


王兴:十年连续创业者


在创立美团前,王兴被称为“最倒霉的连续创业者”。他的创业经历似乎可以编写一部“大败局:我是如何在互联网行业失败的”。



2003年中断美国博士课程,王兴回国创业。他的小团队以平均两个月淘汰一个创业项目的节奏不断试错、摸索、总结经验。先后创办了“多多友”的社交网站、“游子图”的照片冲印网站。


而后于2005年,创立校内网,开启中国SNS社交大潮,因资金断裂,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后被陈一舟收购改名人人网。2007年,创立中国版的Twitter--饭否网,开启中国社交媒体时代。因政治敏感,饭否网被封杀,才有了后来居上的新浪微博。2010年,创立美团网,引爆中国团购浪潮,5000余家团购网站一涌而起,但2014年,美团网剩者为王,成为团购的老大,王兴本人亦被称为“O2O之王”。


毫无疑问,王兴创业十二余年,几乎没有中断,他是连续创业者,屡败屡战,而他几乎每一次创业都引领了互联网的大趋势。在所谓的互联网“下半场”,美团赢得了千团大战,经历了合并,完成了若干轮融资,一路攻城略地,步步为营。面对强劲对手阿里,顶着BAT后备军的光环,美团点评进行了五次架构调整,不停的转型无异于一次新的创业。


要么牛逼,要么滚蛋。盯紧未来,纵情向前,对于心中有团火燃烧的王兴而言,美团不只是一个屡败屡战的精神符号,TMD的格局里自有他的王者荣耀。


刘晓庆:秦城监狱422天的涅槃重生


柳传志曾和朋友说最敬佩的人是刘晓庆。“这真的是一种力量,我对坚韧之人有天然的欣赏”。



得到中国商业界教父级人物赞许的刘晓庆,在她的第一本自传《我的路》中,曾写下“做人难;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做单身的名女人,难乎其难”。她从当红的明星到锒铛入狱,其后又东山再起,这种路程确实难乎其难。


刘晓庆在事业高峰期,坐拥亿万财富、二十几处房产。而在2002年,她因涉嫌偷税漏税被抓,在秦城监狱度过了422天。过往的辉煌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刘晓庆的自传《人生不怕从头再来》中“四百二十二天的尽头”曾记录了她当时的心得,她写道:日子,就这样千篇一律地重复着,一天一天地过去。在监室的墙上我们贴了一张日历,过完一天划掉一天。


刚到秦城时,刘曾大哭一场,想各种“逃跑方案”,后平复心情,规划做三件事:一,学英语;二,读书;三,锻炼身体。自此她吃粗粮、洗冷水澡、看金庸等作家的传记、看英文书学英文,并坚持每天在狭小的狱室内走8000步。


从监狱出来,刘晓庆甚至和举报她的人一起喝了茶。她依然爱美,敢说敢做,在屏幕面前活着自己想要的样子,甚至还举办了一次题为笑对生命落差,不怕从头再来的演讲。



这个演过4次慈禧,从武则天16岁演到80多岁的女子,也早已活出几世的灵魂。


他们强力反弹,蕴藏成功的共同基因


大起大伏的每一段故事都足够精彩、震撼人心。要回答一个问题:失败的人很多,为何只有一小部分人最终实现了逆袭?这些曾经显赫一时的人究竟如何实现人生反弹、从波谷到山峰?


不可否认的是,这与他们所处的行业、心劲,甚至运气相关。在岛君看来,所有实现触底反弹的人各有各的不同原因,但他们亦蕴藏一些共性的成功基因。


1.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并不是企业家的专属品,一个具有探索、创新、积极改变品质的人就可以说得上拥有了企业家精神。这些触底反弹的人无不具有浓烈的企业家精神。


陈九霖在一篇文章《人为谁而活?》中写道,“不管别人怎么称呼我,我都把它当作一个代号而已,不悲不忧。不管别人怎么棒喝我,我心中自有一本账,不增不减”,并坦言早在2009年春节期间,用手机短信向朋友拜年时就已自称“前国际囚人”。这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被众人言论所左右,经历成功失败,健步天堂地狱的豁达心态值得太多人学习。


王兴总能踩准行业,这来自于他对新事物的强烈好奇心,发掘能力很强,常常一个浏览器开上几十个国外的科技网站,总能在第一时间看到最新的技术,并能以全球眼光看出这在中国是否有市场,且具有极强的执行力


史玉柱说“即便穷到身上只有几十块钱的时候,我依然对日后的成功很有信心,只要精神还在,顽强的精神还在,完全可以再爬起来”。这是一种对自我的确信


准确地说,刘晓庆不能称之为是一个企业家,但她就像从以男性为主的商业圈绽放的一朵花。她性格刚硬,外表柔美,自小学时就有“人所具有,我都具有”的座右铭。这种好强、不甘、在监狱表现出的韧劲可以让她走得更远。


2.强大的朋友圈及打不散的团队


如果说患难见真情,那么这些历经大患难的人可谓辨识了何为真正的朋友、何为可以一起重振事业的兄弟团队。


孙宏斌自述柳传志对他的支持一直持续到现在,坦言柳在他眼中一直是长者、导师。“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造就了我”。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得到企业教父人物的提携不可谓是幸运,可遇而不可求。


除了领导羊的带领,这些反弹者收拾旧山河时,“旧部队”与积累的朋友圈更是功不可没。在跌落过程中积累了的人脉与个人口碑,打造的一支能战斗的团队,这或许是一个人东山再起的最大资本。


褚时健在种褚橙的初期,橙子的味道不行,销量也不畅,正是靠他昔日的朋友,尤其是活跃在国内一线的企业家们站台、摇旗呐喊帮忙做的宣传。


史玉柱的东山再起不是偶然。巨人集团面临巨大的危机,高管团队没有一个人离开。


王兴的几次创业过程中,几个重要人物分分合合,但最终还是在美团走到了一起,成就了今天的王兴和朝千亿帝国方向前进着的美团。


3.对失败保持敬畏,汲取教训


倘若对企业、对失败没有了畏惧感,失败和一蹶不振容易成为一种常态。



“失败是成功之母”是人们常用来安慰失败者的一句话,但时间长了,容易麻痹人,使人变得举止轻率,甚至无意识地认为失败不可怕,大不了推倒重来。这句话的真实用意是告诫失败的人要从失败中汲取教训


史玉柱在这方面可谓是楷模。他曾说失败时做的总结最接地气,“那时候我应该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而一个失败者要想重新从危机中走出,就必须要明白自己在哪里犯了错误”。他当时为了解自己究竟错在哪里,让人找来当时报纸上关于他的负面文章,一篇篇地读,看看别人对他失败的“诊断”。文章骂得越狠,他读的次数越多,甚至专门组织“内部批斗会”,让身边的人一起向他“开火”。


凭借着深刻的反思与务实的做事方法,史玉柱在全国三四线城市、县域市场撒下的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脑白金带来了10多亿的利润,他得以重回一线商人“俱乐部”。


直到如今,史玉柱最喜欢的还是人物传记,在他看来,完整地了解一个名人或伟人的一生,都能从中让自己获得很多的感悟。他本人的经历也注定成为后来者的读本。


结  语


商界中岂止是文中提到的5个人,还有all in的贾跃亭、专注做锤子卖情怀的罗永浩等等。现在的他们何尝不是当年的史玉柱、王兴?激情,坚韧,愈挫愈奋,理想主义气息……


我们应该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各种失败者们多一些掌声,不以一时成败论英雄。这些触底反弹的企业家保持着生命的一种张力与无限可能性。他们承载着从巅峰到低谷再到巅峰犹如过山车般的惊险与刺激,背后则是难耐的坚持和孤独。


历史总是何其地相似,如今我们又看到一大批吃瓜群众开始摆好架势,教一些暂时失利的企业家如何做好企业。一如很多年前鲁迅说的“中国自古就少有孤独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纷纷聚集,见败兆纷纷逃亡”。


那些吃瓜群众注定永远只是路边的看客,没有机会站在舞台的中央。时间已经一次次证明:空言空想、指手画脚者在历史长河中不曾留下任何痕迹,而唯有自胜者、反弹者、超越者被时代、被历史所记住!就像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大败局》中所写:


失败是后来者的养料,给悲剧一点掌声。他们全都几乎身无分文,可他们全都创造了让人惊叹的奇迹,他们全都具备成为英雄的禀质。


延伸阅读

4个成功企业家是如何面对创业失败的?



创业经验之所以难以被借鉴或者复制,在于我们看到的样本大多是成功者的路径选择,但是大多数时候,失败的经验才是更值得关注的珍宝。通过《Fast Company》的这篇文章,让我们来学习下这四位企业家们创业失败时是怎样度过艰难时光的。


选择放弃固定的薪水和福利,从零开始创业要冒很大的风险。


之所以说它风险很大,是因为这工作非常辛苦,而且没有保障。根据哈佛商学院高级讲师时卡·高希(Shikhar Ghosh)的调查,95%的创业都以失败告终。


创业企业家们琐事缠身,毫不夸张地说,每一天都他们都会觉得像是在被大潮推动前行。所以一旦公司倒闭,造成的经济损失、颜面无光乃至精神崩溃,这些代价对任何一个创业者而言都是沉重的。


我们采访了四位企业家,来了解一下他们都从这段从悲伤到接受的阶段中学到了什么,他们又是怎样鼓励自己站起来继续向前,最终取得今日成就的:


01

创业就是接连的失败


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连续创业家,他同时也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和旧金山加州大学的讲师。


在硅谷的21年事业历程中,这位创业大师一共参与了八次创业,他在其中的三次、或者说四次担任负责人——这取决于你怎样定义“共同创业人”,布兰克说。在这一路创业历程中,他担任电子游戏公司火箭科技(Rocket Science Games)CEO时的失败给他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


创业就是接连的失败。从第一天开始你就是在进行一连串的实验,和在实验室相似,大部分都将以失败告终,”布兰克说,“但当这个失败非常彻底时„„你的公司倒闭了,你肯定不会觉得好受。那种感觉糟透了。如果你是CEO,你对不起你的员工,你对不起你的投资人。在那之后,如果你不成长,那你就彻底失败了。


布兰克说,每当这个时候,他要经历六个阶段的悲伤,但是当他走到了另一头,他就会觉得“自己在一个不同以往的层次上开始了游戏”。


第一阶段:震惊。

火箭科技创造了三千五百万美元的财富,曾作为硅谷最炙手可热的公司登上《连线》杂志封面。它一路凯歌高奏直到90天以后,布兰克发现没有人购买游戏了,公司的资金很快就耗尽了。


第二阶段:否认。

布兰克说,有一段时间,他打从心里相信自己已经做了所有应该做的事。在这个阶段,创业者们往往开始互相谴责的游戏,为自己的失败开脱。“你得允许自己感受到这些,但是彻底陷入否认事实和责备他人的状态显然是最可怕的事。”


第三阶段:愤怒。

在这个阶段,布兰克把责任归结在共同创业者,工程师,销售人员,风险投资人,以及所有和这个公司有关的人身上——除了自己。


第四阶段:沮丧。

当不可避免的结局来临,布兰克说他每天都睡很长时间:“有段时间我很晚起床,下午5点又回到床上。我对任何和我之前公司业务有关的事情都失去兴趣。”事实上,直至今日布兰克还是不玩电子游戏。


第五阶段:接受自己在失败中的角色。

这是一个你开始重新认识自我的阶段。几个星期之后,布兰克开始对周围的人讲起这段经历,主要是对他的妻子:“一开始你不想多提这段事,”他说,“你不愿承认是因为这很丢人。”但是当你接受了事实,开始谈论这件事,你就会意识到,在硅谷失败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第六阶段:改变行为。

对整件事有了深刻理解之后,就是改变自身行为的时候了。他写到了这个悲伤的最后也是最艰难的阶段:“当我不再责备他人,我了解到我可以从行动上改变自己,这花费了数月之久。仅仅是卷土重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我要汲取教训,在下一次的创业中取得成功。我开始审视我的行事方式,不仅是在我的上一间公司,更是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学会如何克服我的自负,我找到了一些能干的人和我一起工作——而不是给我打工。我学会更好地倾听,做那些真正正确的事,而不是别人认为我应该做的事。


02

坦率地面对失败


克里斯汀·华莱士(Christine Wallace),创业学院品牌和市场副主席。


当华莱士和她哈佛商学院的同学亚列克斯·尼尔森(Alex Nelson)共同创办的昆西服饰倒闭的时候,华莱士睡觉、哭泣、在床上躺了三个星期,她告诉《快公司》记者。

  

当华莱士终于走出悲伤,重新回到了外面的世界,她决定要像对待成功一样坦率地直面失败。“真实的故事往往脆弱、富有人情味,而且我们在交流中伪装也只是弄巧成拙,”她说,“我并不是因为失败而庆祝失败。我是觉得在几乎不可能的条件和潜在的失败面前仍然不退缩,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事情。


03

知道错在何处


加力·斯沃特(Gary Swart),北极星创投投资合伙人。


斯沃特花了很长时间才下定决心辞去他在IBM业务部门高管这个轻松又赚钱的工作,转而创办intellibank,他说这个东西“差不多像是错误版的Dropbox。”


“突然之间,我就变成了一个吃着花生黄油和果冻,不间断工作的创业者。所以当公司经营不善,看着它走向终点,真的是一件残忍的事。”


尘埃落定,斯沃特认识到他有必要搞清楚为什么公司还没开始发展就失败了,是因为这个想法本身就不够好?还是他忽略了市场?又或者他的决策不够正确?


“你不能失败之后,在下一个公司继续犯同样的错误,”他说,“在Intellibank的时候,我们不够专注。我们失败了因为我们尝试面太广。我们试图面对所有人,满足所有需求。”公司陷入了认知危机,以致在某次会议中,一个潜在的投资人打断了斯沃特,问他:“你能否告诉我你们的产品到底是干什么的?”他在自己的领英主页(Linkedin)上写道:“我们总是被不同类型的顾客牵着鼻子走,以至于彻底迷失了大方向。”


如今的斯沃特已是风投顾问企业家,他认为一个成功的公司需要三个特质

他们的产品或者服务要有需求 

要有一个广阔的市场。因为“如果市场不存在,哪怕是最好的团队最棒的商品也无能为力。”

用一种最划算的方法进入市场。换言之就是“确保你有足够的资本在那个市场中运作”。


当Intellibank成为过去式,斯沃特惊讶的发现,那些了解公司破产的情况和原因的人为他提供了许多机会。


“我认识到如果没有那次失败,我永远也不可能得到这些机会,”他说,“我有个好友曾说‘你没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这就是经验。”


04

了解弱点,适时放弃


马特·库帕(Matt Cooper),连续创业家,企业服务公司Elance-oDesk副总裁。


在马特·库帕创办的第一个公司——湿底皮划艇租赁公司摇摇欲坠的时候,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它的濒死阶段持续了太长时间。


“公司的结束并不那么干脆——花光所有钱之后关门大吉。整个过程非常漫长,就像是一个拖沓的冒险故事,因为这整个就是家庭事务。”


就在他辞去了在纽约摩根大通投行的工作,搬到密西西比边远地区开始他的首次创业后不久,库帕的直觉告诉他操之过急了,但是他并没有听从直觉。如果放在现在他会听取足够多意见,然而当时的他没有这么做。


库帕记得当时他做了一个粗制滥造的电子数据表,是他印象中生意的模样,然后他觉得只要他建造起大概,具体细节自己就会来。不幸的是,它们最后也没来。


在他首次创业的最后关头,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做生意的时候确有急进的倾向。时间流逝,他逐渐学会了要给自己划定目标时限,在做出下一个重要决策之前必须先完成前一个。


企业家们对他们自己的公司有信念是必要的,但是知道什么时候断尾也是十分重要的。根据库帕的说法,在你不能创造收益、削减开支、或者难以融资的时候都需要谨慎考虑。“就是在你知道你遇上大麻烦的时候。”他说。


注:本文内容由正和岛(ID:zhenghedao)整理自中国企业家、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创业邦、亿欧网和多家财经网站资料,作者曹雨欣仅供参考,延伸阅读整理自快公司fastcompany如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你曾错过这些内容

学霸君:教育受用终生|老干妈的杀手锏

野心李彦宏|王兴的边界|董明珠树敌

杀死贾跃亭顺丰菜鸟大战|失意俞敏洪

多面朱啸虎|雷军扼腕任正非的手腕

我们其它小伙伴

科技最前线

ID:kejizqx


长按并识别关注

科技最前线:极具深度的科技行业分析自媒体平台,汇聚国内外最前沿的科技产品。


今日电商头条

ID:ecyingxiao


长按并识别关注

今日电商头条:最值得关注的电商研究机构媒体,电子商务行业影响力位列前三。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