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闲事,不如饮杯酒去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14 13:29:46


MsRainyShine在听歌

差不多冬至一早一晚还是有雨

当初的坚持现已令你很怀疑

很怀疑你最尾等到只有这枯枝

苦恋几多次悉心栽种全力灌注

所得竟不如

别个后辈收成时

这一次你真的很介意


但见旁人谈情何引诱

问到何时葡萄先熟透

你要静候 再静候 就算失收 始终要守


日后,尽量别教今天的泪白流

留低击伤你的石头 从错误里吸收

也许,丰收月份尚未到

你也得接受

或者,要到你将爱酿成醇酒

时机先至熟透


我知,日后路上或没有更美的邂逅

但当你智慧都蕴酿成红酒

仍可一醉自救

                     ——词by黄伟文《葡萄成熟时》


瞟一眼身边的葡萄酒,新一年就会好起来

按惯例,每年年尾,我、小玉、雅都要互换彼此的年终总结和新年计划。不记得这惯例是从哪一年具体开始,某年小玉提起,我们也欣然响应,梳理一下也算对过去的一年有个起码的尊重。今年倒好,我们仨没一个完成总结,不是太累就是太忙,眼看这总结怕是要推到春节前了。


于我而言,好像是有私心一般,不想草草总结,于是一拖再拖,似有必要一番郑重其事的落笔才算没有枉过我的2017。闲着没事,看了朋友圈很多朋友的感慨,大体过去这一年都不太顺遂,期待来年能对自己好一点:“一月,请对我好一点;二月,请对我好一点......一直到十二月。”我仔细想了下,是不是真有哪一年欢欣雀跃,哪一年伤神黯然?还是只不过不如意事太过难忘,欢欣之事对比之下就显得没有分量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倒是有必要好好跟葡萄酒学一学了。它一直在对人类释放善意的信号,只是有时我们太无心,因而并未留意到。


葡萄酒农说:

在大自然面前,你要保持谦卑并耐心等待


“那里的海拔如此之高,土壤如此之硬,来自南极洲的风如此之冷,所有条件都不适合种植葡萄,也因此以前没有人会在那里种植葡萄。不过,不管环境再怎么恶劣,也阻止不了人们对葡萄酒的梦想。也正是由于这样不懈的梦想和执着,人们终于在那里种出了葡萄,酿出了葡萄酒。这当中,你需要把自己想象成一个10英尺高的巨人,无坚不摧,没有什么是不能克服的。”——埃里卡•克劳福德(Erica Crawford),新西兰Loveblock酒业


没有谁比酒农更懂得敬畏自然的力量了,好的气候带来绝佳的年份,恶劣天气下又可能颗粒无收,辛劳白费,是个真正属于老天赏饭的行业。


温度影响着葡萄的每一个生长环节,温度低于10度,葡萄树的细胞不能正常工作,在冬天常常会休眠;温度过高的情况下,极高的温度加上缺失的水分,会减弱树冠的活力,甚至导致葡萄树的死亡。


春霜无情

春天虽是万物复苏的时候,却也是极易发生霜冻的时候,如果葡萄树正在发新芽就极易被冻死,整个葡萄园产量就会大受影响。酒农就在葡萄园里点燃暖炉升温,或者安置大的风扇,将温暖空气吹过来,再则给葡萄园喷水,当水分凝结成冰时会散热,可以减少热能消耗。而我们国家的酒农在天气寒冷的情况下,还会选择将葡萄树埋土,等到温暖的时候,再破土生长。


光照威胁

如果没有光照,葡萄藤就会无法进行光合作用。但是如果光照过多,葡萄也会受到伤害,导致葡萄表面会出现有苦味的暗斑,其果实的品质也会因此而降低。酒农们于是将葡萄树培育成“高杯型”,让葡萄枝叶自然垂下,形成绿伞保护果实不被伤害。可是这种方式就没有办法进行机械采摘,只能靠酒农们匍匐爬进葡萄园进行人工采摘。


酒农和自然之间仿佛达成了一种默契,每一瓶我们尝到的美酒背后,都是一场精心的照顾。

酿酒师说:“我们的目标是往经久不变的世界中注入一种全新的元素”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知道自己确实喜欢酿酒,酿酒是一门具有难度的工程,而且它的历史源远流长。葡萄种植和酿造起源于中东地区,最初的酿酒技术和工具都跟今天的很不一样。我热衷于追溯过去的酿酒传统。葡萄酒不仅仅是一种饮料,也是一种特别的文化。我总是努力探寻一个地方的根源。”——史蒂芬•德勒农古(Stephane Derenoncourt),国际葡萄酒咨询师


酿酒师在我的眼里,就好像艺术家一样,葡萄从采摘、破碎、压榨、发酵、陈年到装瓶,看上去过程一样,却因酿酒师的酿制方法不同,呈现的味道完全不同。


他们根据风味特点来选择酵母菌株,在发酵过程中控制温度,控制发酵时间,像抚摸婴儿一样抚摸酵母,对待酵母温柔,就是温柔的对待我们的美酒,粗鲁是不被允许的。


然后一切,静候时间。


“葡萄酒是地球和宇宙之间的中界点。有些事情,正在我们所在的世界里发生,而另一些事情,在我们所不知道的角落里发生。我们不过是个参与者或者旁观者。”——哈迪•华莱士(Hardy Wallace),Dirty & Rowdy家族酒庄酿酒师



在一切急于跳过的步骤之后,都是你跳过的美好感受。


篇首黄伟文的歌词,相信每一个从事葡萄酒行业的人都更加感同身受,也好像解决了我很多疑问。


2017年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年,当然每年都很重要,只是在这一年,我好像自觉开悟一般。从父亲重病,到离开拖欠我工资的前公司,未来到底会怎样都说不清楚,在焦躁不安和困顿的状态下,深入葡萄酒行业,看书学习,心慢慢就静下来了。自此无论在什么时候,想要自怨自艾的时候,想要感叹“为什么是我”的时候,都会想到美酒是得来不易的,if it is easy ,it could not be good.


就这样被葡萄酒治愈着,我和它之间好像也达成某种默契,尊重并珍惜每一杯酒,知晓它得来不易,好与不好的味道,我都接受。好的味道里总要有些“不好”的味道,它被接纳之后,会增加一款酒的复杂度,会让它变成佳酿。


“有种东西比我们个人本身还要伟大——葡萄酒。也许你可以把葡萄酒简单地视为由技术和酵母所创造出来的产品,但葡萄酒依然具有神奇的一面。一旦你尝试过葡萄酒,你就不想再做其他事情了。葡萄酒的魔力并不在于酒液本身,而在于它背后隐含的种种付出:在葡萄园里的辛劳耕种,用自己的双手亲自进行创造,为自己喜爱的东西努力付出。”——哈迪•华莱士(Hardy Wallace),Dirty & Rowdy家族酒庄酿酒师



MsRainyShine和她喜欢的Wine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