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苦短,请及早“入土为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5-13 13:42:09


前两天朋友深夜发消息给我:“你知道我为什么感冒了吗” 

 “因为受凉了?”

  “不,因为我对你完全没有抵抗力”。


又土又老的情话,好吧,我承认我被撩倒了。


不知什么时候起,说土味情话,跳土味舞蹈,穿土里土气的情侣衣服,成了90后们日常秀恩爱式操作。


最近公司老板让做个季末奖的活动策划,春季的销售额挺不错的,老板划出一大笔钱来用作福利。


一般这种情况下新人是没什么资格发言的,收到通知之后兴喜之余,也受宠若惊。


是组团出去旅游呢?还是清一色的像往年一样送手机送冰箱?或者高大上一点举办一场文艺晚会,和大家一起在这场充满了文艺气息的晚会上,寻找诗与远方。


问了公司几个年长的,清一色的“土气”回答:给我们直接发钱好了,多实在。


最后老板也顺应民心的采纳了这个建议,公司会议室四张大桌子拼在了一起,上边放满了钱,领导一番慷慨陈词之后,就开始了盛大的“发钱”仪式。


叫一个同事的名字,他就上去领钱,领完还鞠个躬,嘿,就跟小时候领奖状的一样。


钱是攥在手里的土气,洋溢在心里的满足。


三十几张毛爷爷拿到手里还是挺有分量的,早已xi惯了工资卡上的一串串数字的我,拿到这么多纸币还有些不适应。


以前没觉得自己多有钱,可当这些钱发到自己手里的时候,有一种可以买下这世界的感觉来。


仿佛就是没了这些土气的钞票,我是世界的;有了这些土气的钞票,世界是我的。


这些土味满满的钞票,给了我们这些常年异地在外打拼的房奴们异常的安全感。


对于我这种常年懒得做饭的“动嘴型”宅男而言,吃,成了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头等大事。


作为一个精致的老男人,在吃这一方面也是很注重的,汉堡鸡肉卷?没营养。牛排葡萄酒?吃不起。


再说,你有见过谁天天吃牛排喝红酒的吗?电视上和童话里一样,都是骗人的。


每次过年回老家的时候,都会缠着妈妈做几大罐甜面酱,走的时候,别的东西可以不带,唯独它不行。


早上起来懒得做饭,大葱蘸酱就着昨晚吃剩的米饭,哇,满足。晚上写东西饿了的话,两馒头+大葱蘸酱。


一边满口嘎嘣嘎嘣的嚼着大葱,一边和电脑对面的读者朋友们聊着西方的饮食文化......


前几天有个朋友出差路过我这里,小住了几晚。


朋友是一个比我还精致的“文艺青年”,出去吃个牛肉面,朋友圈里都要写出“风戏杨柳,浅浅时光”这样骚气满满的句子来。


晚上下班后,两个人坐在小区门前头的苍蝇馆子里,啃着羊头,喝着啤酒。


此刻西服绑在腰间,捋起袖子划着拳的我们,是怎样也写不出“风戏杨柳,浅浅时光”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句子来的。


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不识人间。


在我这里住了四天,吃完了我的两罐宝贝酱,走的时候死皮赖脸的还带走了一瓶,美名其曰:怕你吃不完,浪费。


前段时间有篇叫《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教你如何活得像月薪五千》让我思考很久。


作者刚来一家公司上班,有一个级别很大的前辈,月收入五万起步,每天却穿着同样的旧衣服,踩个拖鞋就出门了,成天在工地转悠,看上去就像一个中年保洁大叔。


我很难去想象一个踩着拖鞋的邋遢中年大叔,会是一个公司的leader。


文中还提到,大部分的西二旗人理发的时候,能选38档的就绝不会去选68档的;


出门能坐公交就坐公交,绝不去打的,能去低廉的地华联解决的购物就绝不会去专卖店。


当时第一遍看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感觉这些人就是装逼界的一股清流。


在当下这个社会,多少人是拿着几千的工资强装几万,别人不信,阿迪来凑。


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除了留下日常的花销外剩下的,都还了上个月分期买的那条裙子的款,过生日时KTV抵得上半个月工资的花销,还得装作不在意,不肉痛......


这些月入十万却成天拿个菜篮子逛超市的西二旗人,才是真正的接地气。


做一个又土又木的90后,无论有没有外界压力,能够放下面子去追求自己心中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这才是当下社会里真正的潇洒和牛逼吧。


淘宝爆款穿在身上很舒适,三十几升的丑爆了的登山包,装得下电脑手机充电宝,外加两套换洗衣服和一套完整的化妆品。


质量很好背着也不重,还有就是帝豪大厦楼底下的麻辣烫是真的好吃,德克士的咖啡和星巴克的一样好喝,还可以免费续杯......


早早的“入了土”的人,也早早更加接地气。满身土味的人,活的更自由,更加舒适。


所以,亲爱的,人生苦短,请及早“入土为乐”。


也许有一天会有小姑娘甜甜腆腆的问我:一号男嘉宾,你会给我买名牌包包吗?


不买,俺请你吃辣条。





























































































































































































































































































































































有人说女人喜欢说谎;假如女人所捏攥的故事都能抽取版税,便很容易致富。这问题在什么叫做说谎。若是运用小小的机智,打破眼前小小的窘僵,获取精神上小小的胜利,因而牺牲一点点真理。这也可以算是说谎,那么,女人确实比较地富于说谎的天才。有具体的例证。你没有陪过女人买东西吗?尤其是买衣料,她从不干干脆脆在说要做什么衣,要买什么料,准备出多少钱。她必定要东挑西拣,翻天覆地,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不是嫌这批料子太薄就是怪那批料子花样太旧,这个不经洗,那个不经晒,这个缩头大,那个门面窄,批评的人家一文不值。其实,满不是这么一回事,他杀只时限价钱太贵而已!如果价钱便宜,其他的缺点全都不成问题,而且本来不要买的也要购储起来。一个女人若是因为炭贵而不生炭盆,她必定对人解释说:“冬天生炭盆最不卫生,到春天容易喉咙痛!”屋顶渗漏,塌下盆大的灰泥,在未修补之外,女人便会向人这样解释!“预备在这个地方安装电灯。”自己上街买菜的女人,常常只承认散步和呼吸新鲜空气是她上市的唯一理由。艳慕汽车的女人常常表示她最厌恶汽油的臭味。做在中排看戏的女人常常说前排的头等座位最不舒适。一个女人馈赠别人,必说:“实在买不到什么好的……,”其实这东西根本不是她买的,是别人送给她的。一个女人表示愿意陪你去街上走走,其实她顺便要没东西。总之,女人总是喜欢拐弯抹角的放一个小小的烟幕,无伤大雅,颇占体面。这也是艺术,王尔德不是说过“艺术既是说谎”么?这些例证还只是一些并无版权的谎话而已。 

女人善变,多少总有些哈姆雷特式,拿不定主意;问题大者如离婚结婚,问题小都如换衣换鞋,都往往在心中经过一读二读三读,确认之后再复议,复议之后再否决,女人决定一件事之后还能随时做一百八十的大转弯,作出那与决定完全相反的事,使人无法追随。因为变的急速,所以容易给人以“脆弱”的印象。莎士比亚有一名句:“'脆弱’呀,你的名字叫做'女人’!”但着脆弱,并不永远使女人吃亏。越是柔韧的东西月不易摧折。女人不仅在决断上善变,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别针位置也常变,午前在领扣上,午后就许移到了头发上。三张沙发,能摆出若干阵式;几根头发能梳出无数花头。讲到服装,其变化之多,常达到荒谬的程度。外国女人的帽子,可是一根鸡毛,可以是半只铁锅,或是一个簸箕。中国女人的袍子,变化也就够多,领子高的时候可以使她像一只长颈鹿,袖子短的时候恨不得使两腋生风,至于纽扣盘花,滚边镶绣,则更加是变幻莫测。“上帝给她一张脸,她能另造一张出来。”“女人是谁做的”,是活水,不是止水。 

女人善哭。从一方面看,哭常是女人的武器,很少人能抵抗她这泪的洗礼。俗话说:“一哭二睡三上吊”,这一哭确实其势难当。但从另一方面看,哭也常是女人的“安全瓣”。女人的忍耐的力量是伟大的了,她为了男人,为了孩子,能忍受难堪的委屈。女人对自己的享受方面,总是属于“斯多亚派”的居多。男人不在家时,她能立刻变为素食主义者,火炉里能爬出老鼠,开电灯怕费电,再关上又怕费开关。平素即己极端刻苦,一旦精神上再受刺激,便忍无可忍,一腔悲怨天然的化做一把把的鼻涕眼泪,从“安全瓣”中泊泊而出,腾出空虚的心房,再求接受更多的委屈。女人很少破口骂人(骂街便成泼妇,其实甚少)很少挽袖挥拳,但泪腺就比较发达。善哭的也就常常善笑,迷迷的笑,吃吃的笑,格格的笑,哈哈的笑,笑是常驻在女人脸上的,这笑脸常常成为最有效的护照。女人最像小孩,她能为了一个滑稽的姿态而笑的前仰后合,肚皮痛,淌眼泪,以至于翻筋头!哀与乐都是常川有备,一触既发。 

女人的嘴,大概是用在说话的时候多。女孩子从小就往往口齿伶俐,就是学外国语也容易琅琅上口,不象嘴里含着一个大舌头。等到长大之后,三五成群,说长道短,声音脆,嗓门高,如蝉噪,如蛙鸣,真当得好几部鼓吹!等到年事再长,万一堕入“长舌”型,则东家长,西家短,飞短流长,搬弄多少是非,惹出无数口舌:万一堕入“喷壶嘴”型,则琐碎繁杂,絮聒唠叨,一件事要说多少回,一句话要说多少遍,如喷壶下注,万流齐发,当者披靡,不可向迩!一个人给他妻子买一件皮大衣,朋友问他:“你是为使她舒适吗?”那人回答说:“不是,为使她少说些话!” 

女人胆小,看见一只老鼠而当场昏厥,在外国不算是奇闻,中国女人胆小不致如此,但是一声霹雷使得她拉紧两个老妈子的手而仍战栗不止,倒是确有其事。这并不是做作,并不是故意在男人面前作态,使他有机会挺起胸脯说:“不要怕,哟我在!”她是真怕。在黑暗中或荒僻处,没有人,她怕;万一有人,她更怕!屠牛宰羊,固然不是女人的事,杀鸡宰鱼,也不是不费手脚。胆小的缘故,大概主要的是体力不济。女人的体温似乎较低一些,有许多女人怕发胖而食无求饱,营养不足,再加上怕臃肿而衣裳单薄,到冬天瑟瑟打战,袜薄无蝉翼,把小腿冻得作“浆米藕”色,两只脚放在被里一夜也暖不过来,双手捧热水袋,从八月捧起,捧到明年五月,还不忍释手。抵抗饥寒之不暇,焉能望其胆大。 

女人的聪明,有许多不可及处,一根棉线,一下子就能穿入针孔,然后一下子就能在线的尽头打上一个结子,然后扯直了线在牙齿上砰砰两声,针尖在头发上擦抹两下,便能开始解决许多在人生中并不算小的苦恼,例如缝上衬衣的扣子,补上袜子的破洞之类。至于根蔑棍,一上一下的编出多少样事物,更是令人叫绝。有学问的女人,创辟“沙龙”,对任何问题能继续谈论半小时以上,不仅不令人入睡,而且令人疑心她是内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