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诗派 ||后现代诗歌运动: 15位诗人的15首诗(落雪、白水 泉点评)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2-10 16:47:20

南人,男,江苏泰州人,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2000年创办诗江湖网站。作品入选《中国先锋诗歌档案》《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中国新诗年鉴》《中国诗典》等,出版有诗集《最后一炮》《黑白真相》等,爱情诗集《致L》在网上广收好评。现居北京。



人类史


人类进化

从挺起胸直立行走开始


人类文明

从遮羞的几片树叶开始


人类历史

不过是

一些人扯下另一些人遮羞的树叶

一些人将另一些人重新打趴在地



大数据时代


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

这是几千年来几百亿人的命运

是古人积攒下来的大数据

没有任何公式可以证明


心存敬畏者毕生坚守

狂妄自大者称为迷信



落雪点评:好诗有标准吗?应该没有,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思想和美,是好诗的灵魂!南人的诗恰恰集思想,美学和对事物的爱于一体,诙谐中有智慧,混沌中抒情怀!人类的历史,一些人扯下另一些人遮羞的树叶/一些人将另一些人重新打趴在地,难道不是吗?而善恶有报,必定是,心存敬畏者毕生坚守/狂妄自大者称为迷信。



戴潍娜诗人、青年学者,毕业于牛津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文学博士。出版诗集有《我的降落伞坏了》《灵魂体操》《面盾》等,童话小说集《仙草姑娘》。翻译有《天鹅绒监狱》等。2016 年自编自导意象戏剧《侵犯 INVASION》。主编翻译诗歌杂志《光年》。现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



知识的色情


你的后背不曾跟我的脚踝亲热

我的肩胛骨从未触碰你的腰窝

二十年在一起,我不认识你

就像不认识我的房间,

和家门口的三尺土地----

它的体温,我的赤脚从未体会

隔着词语,隔着网络,隔着逻辑

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如同一场禁欲

我爱上的全是赝品


我从未尝过泥土,从未舔过雪冻

我这一副身体不够来爱这世界

可我依然活着,依赖种种传言

流连他们口中一天比一天更可爱的蓝

罔顾启示录里一年年延迟的末日时间

盲目幸福着,如草原上一只獴苍凉的小背影

只一次机会,造访这宇宙的深情

它汗腺和血液中的冰川,抵御----

那来自知识的色情

而最终用一首诗打发掉这些

如表演中的无实物练习

我再一次辜负你


 2017.6.3 冰岛



落雪点评:如果跳出这首诗,我更愿意想象,封闭的房间,只有我和你,在虚拟的“现实”里,我们从未见面,但你的思想占领了我,你的形象在你的智慧里变得高大,在那里,没有楚河也没有汉界,只有思想穿过黑暗的夜空……。个人以为,此诗的结尾,超过了华莱士·史蒂文斯的“内心情人的最后独白”。



杨拓夫 ,字春进,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中国校园文化优秀导师,巜和平》杂志主编,著名诗写者。杨拓夫家庭获国家“书香之家”荣誉称号。获奖诗集有:《杨拓夫抒情诗选》《拓夫十四行》《挑着月亮回家》 《行走的村庄》。公开发表长诗有:《溪边呓语》《湖南屋脊书》《东山峰农场书》《北溪河十四行》。



蚂蚁搬家

        

密林中、蚂蚁排着长长的队伍赶路

从高处去往低处

他们边走边接吻、边聊天

步履匆匆、整齐划一

有半数背上了蚁蛋

有半数两手空空

他们互不计较、相安无事

紧紧跟随长长的队伍

没有谁会擅自改变主意

离群而去

他们比人更能掌握速度

比人守规矩

他们没有谁被处罚、枪毙

他们依次出洞、依次抵达

总是万无一失

阳光搁在厚厚的叶子之上

照不亮蚂蚁的路

而蚁蛋、像大大的星子

旅途、一片光明



落雪点评:其实,点亮夜空的,不只是明月高悬,更多的星光如地上的蚂蚁,匍匐在宇宙的深渊。这个蚂蚁的大工厂,有着人类的秩序,此诗隐喻鲜明,小中见大。而结尾更是始料不及,直指欲望。是的,为了果实,我们匍匐前行!


白水 泉点评:全诗一气呵成,写蚂蚁搬家的队列、家什、动作和速度,整齐划一、井然有序。诗中“比人”两句似乎有点画蛇添足了,诗只需要叙述事实,说明了白了就没有诗意了。好在去掉这两句,一点也不影响诗要变现的内核。



殷红,原名肖声福,1964年生人,江西上犹人。 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诗刊》、《星星》、《解放军文艺》、《诗歌报》、《诗林》、《绿风》等刊发表大量作品。1988年获《诗歌报》首届爱情诗-探索诗大奖赛爱情诗特等奖,并曾先后获两届江西省谷雨文学奖、第三届诗兴开封诗歌大赛一等奖等数十个文学奖项。出版有诗集《流动的日子》等,并有作品选入多种文学选本。



安  慰


我是这样无能为力,触目所及

那么多生命,等待我安慰

可我搜遍全身,能够用来点火的骨头

只有204块


我拿得出的语言

也有一半患上了关节炎

我的十个手指,在秋天

还会长出许多倒刺


手掌宽厚,却像石头一样粗粝

胸怀宽广,却不能种植青草和粮食

血一直是热的,但只有4000ML

倾尽全部,这一小撮骨灰,只够一朵花的养分


而在我的眼前,有那么多生命

那么多渴望的眼睛

我只能深深地低下头去,低下头去



落雪点评:看这首诗,我特意百度,原来只有中国人和日本人的身体由204块骨头组成,诗人是一位严谨的尊师。也因此才会有诸如《河流》,《我听见了秋风》等等深情厚重的作品。读此诗让我汗颜,我为不能给予太多而感到羞愧,为不能长久地燃烧而低下头颅……,而你们的思想,让更多的人变得智慧并荣耀!


白水 泉点评:人的力量再强大也是弱小的,何况平凡如我,骨头点火也只有206块、一半语言患上了关节炎、十指长了倒刺、手掌粗粝、胸怀种不了青草和粮食、血有限、骨灰只够一朵花的养分,一连串的排比和拟人,直陈面对那么多渴望的眼睛我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从正面积极方面理解,题目是不是改为“宽恕”更为贴切?!



落雪,黑龙江人。偶有作品发表,诗歌,是最能触动灵魂的语言。



堕  胎


埋在雪里的孩子

被雪吃掉了

吃的粉碎,吃出灰

余下的部分露在阳光下


暗涌的地水比黑夜深

什么能比眼泪深

春天要来了,那些花儿

一朵压着一朵地

站上枝头


堂中坐禅的人

面目沉静

起身站在窗前

伸手摸

磨砂的夜


泪水怎么比哭声美

薄情比深情更容易快慰


2018.03.17



白水 泉点评:题目是堕胎,而全诗没有堕胎字样,通过几组意象,把堕胎这一阳光下的罪恶含蓄地揭示了出来。一个弱小的生命无情的消失无疑是令人痛苦的,坐禅的人也坐不住了,尽管面部沉静。结尾两句“泪水怎么比哭声美,薄情比深情更让人快慰”点亮了全诗,都过去了,还是面对现实,积极生活吧。



黑子,出生福州,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现定居美国。



火  柴


有时,我坐在黑夜里

像一根仍未烧过的火柴棍

让四周的寒冷

包围我


突然间,一个久远的记忆:

一朵花,或一次简单的出门

或一辆浅绿色的单车

经过细窄的巷子

零星的藤

越檐落下寺院的墙

便会像火星找到捏皱过的纸张

划亮我的火柴


然后把夜晚烧成一场大火



落雪点评:在黑子众多的作品中,这首不是最完美的,但它却以真诚点亮人心。漆黑之夜,星光躲进时间的缝隙,在流水的静谧中,一张揉皱的纸,划开火柴。如果一首诗让你有痛感,朴素又深情,那些绕来绕去的技巧,便是蛇上足。


白水 泉点评:用意象“火柴”比作我,用意象“某次记忆”比作“火星”,在寒冷的黑夜,划亮,燃烧,温暖我。对于独处都市或者异乡的打工一族来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一幕似乎是太熟悉不过了。(和作者商榷:第二段前两句改为:突然间,一朵久远记忆中的花/或一次简单的出门,似乎更自然?)



孙道真,黑龙江人,60后,高级工程师。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歌原创》《厦门文学》《辽河》《中国魂》《青年文学家》《中国草根》等纸媒及各种网刊微信平台。2015年度曾荣获第四届全国扎龙诗会三等奖。



暮  雨


趁夜色逃亡,窗前一闪,遁入人间或空门

敲屋上瓦,敲玻璃,敲睡梦,到处都是无家可归的人

雷电强迫不舍


有人奔了梁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坐地分赃

有人叹一声林花谢了春红,江山从此半壁遗恨,半壁遗梦

有人早晨看云,顺便整理雨丝……


江山如此多娇,预报说:晚来风急,有雨



落雪点评:暮色里的雨,有人觉得浪漫,也有人视作是心灵的“劫难”,所以会逃避,对抗,甚至堕落消愁,而诗的尾部笔锋一转,唉!让我又一次想到多劫的家国,山雨欲来风满楼!此诗主观透视,碎片化呈现,着实地小中见大,平中见深。


白水 泉点评:第一段写雨来的急,拟人化的雨把一些躲雨的人强迫的无家可归了。第二段写雨中众生百态,无论古今,有天灾,也有人祸。第三段算是倒叙,写预报还是挺准的,雨后的江山如此多娇。全诗比较轻松,欢快,也比较有气势,这也能传染和传递给读者。



元勇,70后,天津人,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现从事旅游地产,业余时间写诗。


误  会


经常是这样

你以为那是白鹭

在田野里

身影上下起浮

如同一朵低垂的云

你期待着离它更近

看到它的羽毛,优雅的颈部

和长腿,你想象着

它挥动翅膀从枯草中升起

把现实分成截然不同的

两个部分:美与丑

轻与重或仅仅是灰与白

仿佛在那一瞬间,你

也可以被拯救

但经常是这样,当你

走近它,你看到的

只是一只

和你一样的迷途羔羊


落雪点评:我为什么要选这首诗?瓷瓶上的白鹭在枯草间起舞,你看到了什么?现实与虚幻,美与丑,善与恶,阴柔与强悍,在那一瞬,你看到的是简单,理想,超现实的美。但事实上,你和我一样,仅仅是一只迷途的羔羊,被众多的假象所迷惑。



西卢,本名卢明,天津南开人,原籍山东德州。



同  事


上班的时候,我们总是打打闹闹

开各种玩笑

直到那天午饭后,她突然吐了口血


去医院去家里看她时

她还能开玩笑


她的人生分为两个部分

病前三十八年,病后一个月


出殡时我们都去送她。告别完遗体

一个小时,她把自己由形象

变成抽象

藏在匣里,像一捧水泥



落雪点评:这首很情绪的小诗,让我看到生命的脆弱与渺小。生时,万物为你发光;死后,万物是你头顶上漂浮的灰。须强调,诗中说“由形象变成抽象”,骨灰是抽象的吗?


白水 泉点评:这一年多接二连三的死讯传来,有圈内的有圈外的,有大师也有名人,有国内的也有外国的,那些都离我们太远,我们还是关心关心身边的和熟悉的吧。譬如左秦,譬如同事,譬如亲人。特别是那些年轻的生命。做成朋友的同事,午饭吐了口血,一个月就死了,尽管她很乐观,走的也很安详,但38岁的她留给了老人,孩子,丈夫,还有同事和朋友什么呢?除了悲痛和惋惜,就剩一捧水泥了。简单的叙述,呈现了事实的诗意,让我们一起珍惜生命,关爱自己和身边的人吧。



隐形鸟,原名陈秀銮,广东揭阳人,教师。诗观:诗来源于生活,写生活之诗,脚踏实地,才会走得长远。



母亲的花园


母亲在老屋旁

种下玉蝴蝶

观音柳,富贵竹

悉心照顾

不为别的

只等我们几姐妹

有空就去采摘一些

每次我们去母亲的花园

她总是笑眯眯地

站在花圃边

看着我们采摘

有时还介绍一下

那些花是什么时候开的



落雪点评:简单的分行,无特别之处,却很温馨,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那么淳朴而善良。


白水 泉点评:女儿们都长大了,各自成家了,母亲老了,独自种些花草,和养育儿女一样地细心呵护。其实,母亲是想用这些花引来女儿这些“蝶”们来采摘,去丰富她们的生活,也蛮有“成就感”。“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不要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啊,赶紧行动吧,多回家看看,多和爸妈聊聊,或者至少也要多打打电话,常常报个平安,让老人们能够幸福地颐养天年!



马宝龙,男,爱好诗歌写作,偶有作品发表。



远  方


这几年,我常去小西山

有时候割一下疯长的草

有时候清一下深埋的雪

更多时候,我就靠在你的碑前

这样我就觉得自己变小了

正依偎在你怀里

我和你说哥哥姐姐家的变化

全挑好听的说

说着说着就安静了

坐在风里

云彩投下它的影子

妈妈,云彩好远啊

在天边,飘来荡去的



落雪点评:这样的场景,每年我都会重现一次。一束花,一渺香,然后沉默不语。仿佛阶梯,正从天堂的路口徐徐垂落……


白水 泉点评:怀念母亲,写的看似轻松,却让人忍不住垂泪。除了能割一割坟头的草,清一清坟头的雪,我唯有靠着已逝经年的母亲的墓碑,说说哥哥姐姐家的变化,还只能是报喜不报忧。说着说着不禁悲从中来,云彩可怜我,投下影子,我以为是远行的母亲回来了,可惜啊,她飘来荡去的,好远啊!安静的叙述,掩不住疯长的思念之情。



张文广,山西省文水县宣传部供职,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诗词学会会员,山西省文水县诗词学会副会长。有大量诗歌作品发表于省市级刊物。



春天,黄河翡翠和我


雪融春天

裸体的黄河流速加快

我站在她的肚脐

看滩上的石头

水力搬运来的黄河玉中

体温没有开光的翡翠看我

她越与枣树比姓氏比年轮

越觉得选择贵妇人的脖颈

比闪出特异光泽难上加难

我想到因果随缘

我大胆断定

黄河翡翠和我的情话

一定要对上言法和毛色



落雪点评:我们通常把黄河比做母亲,中华文明的发源地,怒肃庄严。但诗人笔下的黄河,却成了一位倾慕又追不到的“情人”,倒也无妨,有人能在黄河里小便,就有人能视黄河为温润丰胰的女人。不过,有些句子还是不能理解,比如“与枣树比姓氏年轮”?“言法和毛色”等等。



神龟子,本名聂福祥,1967年生于黑龙江,现居北京,有作品见各报刊。诗观 : 以一种不羁的意识形态,成就了诗歌遐想。



以卵击石


天之大焉如鹅蛋

地之大焉如雀卵

天道,地道

以卵击石都得完蛋

滚蛋,滚蛋


2018.3.12于七台河



落雪点评:天地之大,人类之渺小,因此以卵击石是不行的,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难道不是吗?



夏雪,当代校园文艺签约作家,秦汉文化网常务理事。诗观:用诗歌来养心,让自己保持青春和激情。

 


灵  魂


你从疲惫中来

带着俗世的苦痛

天生虚假的羞赧

搅动平淡如水的生活


我仿佛枯枝

带着满身的沧桑

一阵清风徐来

熏香那一湾净水


你的声音

在我的诗中

吟唱 忘却

我呼吸着阳光

在清晨与你亲吻


呵!我的灵魂

你何时与我同在



落雪点评:灵魂吗?藏于孤独的隐秘中,你唤她,这个矜持的“女人”,迈着高贵的步子,和你秉烛夜谈。作者小小年纪,竟游历于静水,能深入也能浅出。需要指出的是,此诗的写法过于传统。


白水 泉点评:现代生活特别是都市生活节奏太快,我们都应该停下来,等等我们的灵魂。疲惫的苦痛,枯枝般的沧桑,与平淡如水,清风徐来的生活是格格不入的,但我不得不吟唱赞美诗,整天疲于奔命,甚至忘记呼吸阳光,忘记在清晨与你亲吻。而我们的灵魂又在何处安放?诗人在诗中呐喊,不要天生的虚假,要做回自我!



圆圆,原名管媛媛,山东青岛人,出生于1993年。偶尔有所感触的做个诗,偶尔自娱自乐的造个梦。



逆  流


时间

滴滴嗒嗒

流淌着华丽的传说

作为信徒

我却未听得清楚

便逆着轨迹

追寻着探个究竟

固执着倒数

一圈又一圈

终于如愿

走入了那古老故事

话说在美丽的河里

有一只倔强的鱼儿

始终逆着河流的方向

朝着微光

不知疲倦的游啊游 

过了很久

最终它游向了

尽头的那片光明



落雪点评: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很幸运,那只倔强的鱼,可以逆流而上。可这世上有多少生灵,不能享受光的照耀,如果理想和现实,真差那么一步,这世界就简单了!


白水 泉点评:鲑鱼逆流产卵的故事讲的是生命的轮回,人的形体,不管飘移得多远,人的心灵,总要回溯时间长流,让精神回归本源。何况我是个信徒,更会透过历史、文艺、习俗,甚至是生活记忆的文化潜流,去汇合命脉中的渊源。只是我们每个人都无法让时间倒流,唯有珍惜!



落雪,黑龙江人。偶有作品发表,诗歌,是最能触动灵魂的语言。“北京诗派”创始人。



白水 泉,原名夏泉,60后。湖北农村人,现居北京,天津工作。民建会员。爱好文学,高中时参加过文学函授班。唯一的成就就是一篇作文俘虏了当时的同窗、现在的老婆。大学期间偶有文字见于校报,后从商,成为一逐利者。近年开始重新学诗填词。诗观: 不忘初心。先做人,后作诗。


LOGO设计:青   梅
组稿:落   雪
文字设计:秦   楠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