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宝藏】探寻英国华莱士收藏馆:小宫殿里存绝世宝贝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2-25 16:20:15

去过北京故宫的人大多都听过“金瓯永固”杯,这个乾隆年制的金杯被认为是北京故宫小型珍品类的镇馆之宝,是“中国乃至世界金银器史上的巅峰之作”,“难得一见的无价之宝”。

其实,全世界已知共有四个“金瓯永固”杯。除了北京故宫和台北故宫分别藏有一件,在伦敦市中心的华莱士收藏馆(The Wallace Collection)中就有两件,且这两件的保存完好程度远胜于前两个。

不过,这两件绝世宝贝并未得到该馆的足够重视,甚至在其官网找不到任何相关信息和图片。本期英伦圈“英国宝藏”系列,我们来近距离一睹这两件珍宝的真面目,并探索华莱士收藏馆的精彩故事。


四个“金瓯永固”杯 四美偕俱

“金瓯永固”杯寓意大清的疆土、政权永固。“金瓯永固杯”是清代皇帝每年元旦举行开笔仪式时专用的酒杯。

每当元旦凌晨子时,清帝在养心殿明窗,把“金瓯永固”杯放在紫檀长案上,把屠苏酒注入杯内,亲燃“玉烛长调”烛台蜡烛,提起毛笔,书写祈求江山社稷平安永固的吉语,所以“金瓯永固”杯被清代皇帝视为珍贵的祖传器物。

据记载,乾隆皇帝对“金瓯永固杯”的制作十分重视,不仅要领用内库的黄金、珍珠、宝石等珍贵材料,而且在制作过程中的每道工序之前都要先精细地画图样呈览,经皇帝过目批准后才能承做。制作过程中又再三修改,直至皇帝十分满意方可。

据现已找到的档案、文献记载,乾隆年间制作了四件“金瓯永固”杯,分别是乾隆四年的一件、乾隆五年的两件、乾隆六十二年(即嘉庆二年)的一件。

目前所知存世的四件“金瓯永固”杯为伦敦华莱士收藏馆的金杯、鎏金铜杯各一件,两岸故宫金杯各一件。据北京故宫文物专家许晓东文章,四件“金瓯永固”均为三足鼎形、夔龙耳、以象头为足、杯身点翠。(点翠,就采用翠鸟背部亮丽的土耳其蓝色的羽毛仔细地镶嵌在金银座上,经历漫长岁月仍是鲜艳闪亮,是众多帝王、王后的装饰常用工艺。),浮雕纹饰、铭文、款式。杯口一面铸“金瓯永固”,另一面铸“乾隆年制”。

许晓东推测,华莱士金杯和台北的金杯为乾隆五年所制的两件金杯。而华莱士金杯镶嵌的宝石种类及布列方式最接近原状,而且,除了左上方缺一颗蓝宝石外,其余宝石皆完整镶嵌。

而北京金杯为乾隆六十二年所作,在艺术风格、镶嵌位置数量上与华莱士金杯接近,后因陈列补粘而造成部分宝石错配或错位。

而对于华莱士的鎏金杯,华莱士收藏馆负责金瓯永固杯的专家华伦(Jeremy Warren)认为是复制乾隆五年的金杯所作,不过许晓东认为其风格朴拙,应该为四个杯子中最早的的一个,但其中仍有一些细节疑点。

此外,华莱士两件杯子陈列于两个镶螺细(mother-of-pearl)、染色象牙(stained ivory)以及红玛瑙(carnelian)的木座上。这与清代宫廷行乐图中所绘的有木座的金杯相同。据此推断,北京故宫的金杯原应也有木座,只可惜早已遗失无踪了。


“金瓯永固”金杯 (馆藏编号W112),高12.6厘米、口径7.71厘米、最宽8.18厘米。杯沿两侧的夔龙顶部有小花托,镶嵌物(应是珍珠)遗失。镶嵌宝石有蓝宝石、弧面切割红色尖晶石、弧面切割碧玺、淡水珍珠。(华莱士收藏馆供图)


“金瓯永固”鎏金铜杯 (馆藏编号113),高12.8厘米,口径7.44厘米、最宽8.06厘米。杯沿两侧的夔龙顶部没有孔洞或金托以固定珍珠。杯口边铸有“金瓯永固杯”、“乾隆年 制”篆书,镶嵌宝石有金绿宝石猫眼、石英猫眼、海水珍珠及弧面切割的红玛瑙、绿松石、青金石、尖晶石。(华莱士收藏馆供图)


华莱士收藏馆:小宫殿里的绝世宝贝

在Tripadvisor等点评网站上,对于这个博物馆的评价基本上都是“绝对令人震撼的”、“为之倾倒”的、“必去之地”。不过,在做这个系列专题之前,我全然不知道在伦敦牛津街Selfriges百货大楼后不远处的这个类似贵族官邸的建筑中,竟藏着如此多的绝世宝贝。且正是在这个不太被亚洲人知晓、占地面积不如Selfridge商场十分之一、藏品不过大英博物馆万分之一的小型博物馆中,陈列着如此多来自中国的上等珍宝。

几个街区以外,远离浓重消费主义氛围的喧嚣,在一个小花园后的别墅令人似乎一下子穿越到了三四百年前欧洲贵族生活的圈子。

无论是门口的接待人员,还是台阶上的豪华红毯,以及其他金碧辉煌的各种装饰,如同置身于法国巴黎郊外的凡尔赛宫,无疑显示着这里的非同一般。


“太少有亚洲及中国访客知晓”

不同于大英博物馆、V&A博物馆、大英图书馆等大型机构的约访,在这个只有6名专业收藏品负责人的华莱士收藏馆,其约访过程相当顺利,打了几次电话,不到两周就爽快约上采访的专家。

约访当日,负责金瓯永固杯的专家华伦先生非常热情地将我带到文物修复工作室,把我介绍给了他的两位同事,原来,他们已将馆中的两个金瓯永固杯从展柜中撤了下来,特地带到了工作室,方便我近距离观察!之后,华伦带我在整个博物馆中穿梭,一路上一一介绍中国展品和他眼中的受中国影响的艺术作品。途中他还带我到媒体办公室与负责媒体的同事打招呼。这种待遇在目前这个专题采访的经历中算是“最高级别的”,确实有种“受宠若惊”之感。

华伦本人是研究欧洲文艺复兴以及17、18世纪时期欧洲(特别是法国)艺术的专家。他坦言,华莱士收藏馆没有专门的亚洲藏品负责人,他本人也不会中文,但是作为博物馆展品负责人,他也慢慢学习并处理这些亚洲及中国展品的收藏。对于华莱士收藏馆的藏品,华伦特别骄傲,多次强调这里收藏品的高端性。他说,虽然这里只有约5,500件展品,但件件精品,而且博物馆是个封闭收藏(close collection),已经不会再有新的藏品收入,只是平时会有临时展览,比如11月将举行的介绍葡萄牙里斯本的“世界城市”(Global City)展览,届时也将有一定数量的中国展品出现。

华伦感叹,虽然华莱士收藏馆经常门庭若市,但主要为慕名而来的欧美游客,以美国和法国为主,很少有亚洲访客。在华伦陪同介绍展品当日,刚好有个法国卢浮宫博物馆团在欣赏华莱士收藏馆镇馆之宝之一、弗拉戈纳尔的经典之作《秋千》。

因此,“期待有更多中国及亚洲访客来访”、“将‘金瓯永固’杯介绍给更多的中国读者”,是华伦先生的热忱期待,这也是他此前与在《紫禁城》杂志中撰写“金瓯永固”杯文章的许晓东博士联系时所热切表达的。


华莱士收藏馆博物馆专家华伦(Jeremy Warren)向记者介绍两件“金瓯永固”杯。(欧洲时报记者杨赛摄)


博物馆介绍

华莱士收藏馆(The Wallace Collection)可以说是伦敦最美的小型美术馆,收集了17和18世纪的艺术珍品,在华莱士收藏馆你可以了解到18世纪英国和法国贵族的生活。馆中藏品以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的绘画作品最为有名,其中又以17和18世纪的法国、荷兰和弗兰德斯的经典名作为亮点。布歇为法王路易十五的情人蓬皮杜夫人所作的肖像画、弗拉戈纳尔的经典之作《秋千》、鲁本斯的《十字架上的基督》、哈尔斯的《笑脸骑士》等都藏于此。

除了数量庞大的名家画作之外,华莱士珍藏馆还收集了许多精美的18世纪装饰品,古典奢华的家具,精细的瓷器,甚至还有多达2,370件的军械。

华莱士珍藏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97年,它原本是哈特福德侯爵四世Richard Seymour-Conway的私人博物馆。作为遗赠,这个博物馆的藏品和地产,也就是整个哈特福德庄园(Hertford House)全赠于侯爵的继承人Richard Wallace爵士名下。随着藏品的充实和装饰的完善,形成了如今可观的收藏规模。最终,华莱士爵士的遗孀将这一艺术遗产捐赠给国家,并以华莱士爵士的姓氏命名。

捐赠人曾提出要求,任何藏品不得出馆展出或是外借。所以,想要一睹藏品的风采,就要亲自前往欣赏咯。

地址:Hertford House, Manchester Square, London, W1U 3BN

电话:(0) 20 7563 9500

开放时间:每日10:00-17:00

票价:免费


(欧洲时报记者杨赛报道,转载请注明。)


test
回复“英国宝藏”看英国宝藏系列


1)大英图书馆:你不知道的中文馆四大精品馆藏

2)英国人最爱“明朝那些事儿”

3)杜伦东方博物馆:英国藏家手里的中国精品

4)V&A博物馆:你不知道的10件宝贝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