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农业的“出埃及记”——全美最大有机农业会议MOSES见闻·1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20 09:18:25

“谷声Gusheng”是关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可持续农业的实践者、观察者和研究者的写作平台。谷声的编辑和作者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写作,和公众分享我们对于农业和食物的思考、分析和实践。期待更多人加入我们,让中国和世界的食物体系更加环境友好、社会公正、健康美味。这是谷声的第一次原创发布。

 


从南部新奥尔良到北部明尼苏达,纵贯1400英里(2253公里)的61号公路


2月22日下午,我从纽约飞抵美国中部靠北的明尼苏达州,和Jim Harkness(中文名郝克明)会合,搭他的车去邻州威斯康辛的拉克罗斯(La Crosse )参加一年一度的美国最大的有机农民聚会:MOSES有机农业会议。MOSES全称是“美国中西部有机与可持续教育服务中心”(MidwestOrganic and Sustainable Education Service),1990年诞生时,只想为中西部偏北地区对有机农业感兴趣的农民提供一个年度学习交流机会,第一届大会只有90位农友参加。到了1999年,参会人数超过1000人,于是他们就把每年一届的会议扩展成一个正式的组织,全年开展各种针对有机农民和农场主的教育、出版、支持工作。但他们的旗舰项目还是MOSES大会,每年都有3500多人参会。Jim是我从事可持续农业的领路人,2009年邀请我加入他当时担任所长的美国农业与贸易政策研究所(IATP, Institute for Agriculture and Trade Policy),在我离职组织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这六年也一直给我很多支持,包括参与“谷声”的工作。MOSES这个会议我从2009年就听他一直在说,可惜直到今年才有机会亲身体验。

 

MOSES的logo


从明州最大的城市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出发,驶上著名的61号公路(鲍勃·迪伦(Bob Dylan)出生在61号公路北部的明尼苏达州小城德卢斯(Duluth),《重访61号公路》是他1965年发布的专辑的标题曲),这一段完全贴着密西西比河南行,路边有大片的农田。这里是美国“玉米带”的边缘,和爱荷华等州相比,农场规模并不算大,但美国主流农业的机械化和集约化程度在此已经可见一斑。2月还没进入耕种期,但横亘数百米长的立式灌溉体系随处可见。这些装置既给农田浇水,也能喷洒液态肥,算是国内目前正在推广的“水肥一体化”的高阶版本。Jim说,到了4月,密西西比河就会进入污染最严重的时期,因为那个时候,沿岸农田里使用的大量农药、化肥和除草剂会随着积雪融化、雨水冲刷而进入密西西比河。河两岸高度集中的化学农业让大量氮、磷等物质进入水体,顺流南下,最终汇入墨西哥湾后,形成集聚,水体出现缺氧状况,导致“死区”(dead zone)产生。科学家们甚至可以根据密西西比河两岸每年春天化学品的施用量来预测墨西哥湾夏天的死区面积,及其对环境和渔业的影响。而这只是美国工业化、规模化农业“高效率”迷思背后各种深刻的环境、健康和社会代价的一个小例子。


这种竹节虫般的大跨度水肥喷淋装置在美国平坦、宽阔、单一化种植的田野里非常常见


密西西比河很快就要在春天迎来每年最大的污染,污染会顺流南下,进入墨西哥湾,造成“死区”


驶出明尼阿波利斯城区不久,路边农田里就出现了一个个二十平米左右的小房子。这里是美国苗族农民协会(HAFA,Hmong American Farmers Association)的地盘。越战后,美国从老挝等东南亚国家接收了大量苗族移民。为了让他们能尽快在这片土地上立足,苗族移民及其后代和当地的热心人士共同发起这个组织,通过筹款获取土地,以极低的价格让苗族移民在此耕种,并为他们提供有机农业技术和对接市场的培训和服务。每个小房子就是一个苗族家庭在这片土地上的工具房和储藏室。事实上,这些苗族移民逐步成为明尼苏达州有机农业社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居民提供就近、新鲜、健康的蔬菜。去年我们在当地的农夫市集上遇到一家苗族人,父母移民至此后,通过农业把几个孩子培养成人。这些移民农二代在接受了很好的大学教育后,尽管从事不同的工作,但是周末全家人都会来农夫市集卖菜,和聚会。这家人的姐姐还牵头成立了这个简称HAFA的苗族农民协会,为社区服务。HAFA折射了美国新农业运动的多个诉求:


  • 环境友好:采用有机方式耕种;

  • 缩短食物里程:只供应本地市场;

  • 产消对接:农夫通过社区支持农业(CSA)和农夫市集把产品直接销售给消费者;

  • 社区关怀:农民通过各种机制得到服务和保障,消费者也乐于参与。让生产者及其家庭成为农业和食物行业的直接受益者,而不是大企业及其“投资人”。


总之,HAFA和很多美国同行组织都相信:好的农业和食物体系必须实现环境、社会、消费者健康的可持续和公正性。


越战后来自老挝等地的苗族农民及其后代已经成为明尼苏达有机蔬菜的重要生产者(2016年摄于明尼苏达圣保罗农夫市集)

 

这种对于美国主流农业模式的反思和另辟蹊径的实践之蓬勃,也反映在MOSES大会的规模上。从1990年的90位参会者到今天的数千人,会议议题也囊括生产技术、农场经营管理、销售、政策倡导等方方面面。三天时间,上百场活动,大部分发言人都是农民/农场主/合作社,也有从事有机农业研究和教育的专家、学者,还有支持可持续食物的各种民间组织、社会企业。会场外,更有电影放映、图书作者见面会、学术交流展板区,以及一个有几百个农场、有机企业、NGO等参加的展览。自然,会议的餐食也都是有机的,食材来自MOSES的参会者们。

 

不知道组织者当年把机构名字定为“MOSES”,是否希望它也能如圣经中的牧羊人摩西(Moses)一样,带领人们走出困境,找到出路,通往环境、文化、经济、社会的真正富饶之地? 在期待第28届美国MOSES有机大会的同时,我也在想,中国农业的未来在哪里?继中国的工业走上了“先污染,后治理不了”的道路之后,中国农业是否还要重蹈自己的工业和西方工业化农业的覆辙?还是应该以西方国家盲目发展工业化农业所带来的沉重的环境和社会代价为鉴,在中国深厚的农耕文化和传统中汲取营养,与现代的科学结合,走上一条“环境可持续、农村有发展、农民有前途、消费者有健康”的新路呢?

 

MOSES这样以农民为主的组织对我们在国内支持生态农业发展有什么借鉴价值?在接下来了时间里,我会为谷声和所有关心农业与食物可持续性的读者们,带来会议的一手信息。也欢迎大家把感兴趣的话题以“聊天”的方式发给我们。

 

从各地赶来开会的农民们


常天乐、郝克明和与会的中国同行(摄影:MOSES主任John Mesco)


 

Jim预订的房子,被莫名其妙地换到一处很有历史感的老房子里。我们进去之后才发现,这居然是全球四大粮商“ABCD”中的“C”——Cargill(嘉吉)创始人的故居。威廉·华莱士·嘉吉(William Wallace Cargill)在140年前,曾经在这所房子居住,当时嘉吉的总部也在拉克罗斯。现在,嘉吉是全美最大的非上市私有企业,但它对全球农产品贸易的控制和运营模式也带来了深重的环境破坏、劳工剥削、食品安全、社会公正等问题。Jim开心地开玩笑:“啊,我们无产阶级也终于有机会能占领嘉吉啦!”同在明尼苏达,Jim当年领导的IATP和诸多民间组织可没少揭露嘉吉为世界各地的农民和农业带来的种种问题,也是美国民间社会和企业角力的有趣案例。■






关于作者:
常天乐
“谷声Gusheng”联合创始人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召集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