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蚂蚁(十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4-18 12:32:37

第九十八章 小超人回归

我似乎总是在入职、离职的怪圈中循环,圈中的很多好友多是在一家公司里有着一种终老的企图,可我反复在折腾,我不想说我是一个多么不稳定的人,也不是一个多么承受不起委屈和压力的人,每次当我满心欢喜想要做一番事情的时候,现实情况总是让我无所适从,就好像行业内的垃圾公司全都让我碰上了,让我切身体会了世态炎凉,也许我的能力真的不足以吸引优秀的公司吸纳我,这是我性格的弱点,也是我很难低下头来接受我所不认同的价值观的悲剧。

从上一个公司离职后,愁云再一次席卷我,随着而来的还有我久治不愈的胃病,最直接的体现是我的体重直接从150斤锐减到130斤,满脸的菜瓜色,简直脱了相了。收入的停摆以及内心的彷徨,使我内心中的不安全感被无限放大,每天患得患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如果长时间这样,不要说别人,自己都会放弃自己,这个时候,只有朱珠守在我的身旁,不断的开导我,劝慰我,让我知道自己的责任已经不单单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是要为了我们共同的幸福而去努力,即使天塌地陷,我依然还是那个打不死的小强。

面试大戏又开始了,这一次我丧失了所有的自信,我曾一度以为自己注定是个失败者,这样的情绪在我面试时体现的非常明显,也许面试官对我这种的态度不认可,所以几次面试下来,并没有公司发出offer,而我还在不停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继续挣扎着。

“八带,你最近干吗呢?”费楠打来电话,上次离职,我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当时形容离职情形时,我是以调笑的口吻说的,现在却怎么也没法提起兴致了。

“我一直在找工作,最近市场不是很好,工作机会不多。”我说道。

“那你来我这吧,我现在着急缺人,还是策划总监。”费楠说道。

“在哪啊?”我急忙问道。

“来市区,这边是别墅项目,咱们又可以好好操持一下了。”费楠说道。

所谓的别墅项目位于外环内,这对于别墅资源越来越稀缺的环内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个优质项目,这种消息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出门捡了钱包一样。

“好,我需要准备什么吗?”我问道。

“我这边都打好招呼了,总经理会给你面试,我提前把公司和项目资料发给你,你准备一下。”费楠说道。

“薪酬怎么样?”我继续问道。

“我基本谈完了,肯定不会亏了你。”费楠最后说道。

虽然资料很多,但从业多年的我掌握起来倒也不吃力,紧抓住几个核心点,触类旁通,很快就理清了脉络,面试时间也到来了。

“你叫张俞?你的情况我已经基本了解了,谈一下你对这个项目的理解。”总经理贾总问道。

“这个项目位于外环以内,属于最后的别墅项目,资源稀缺性决定了它的高站位,而且现在天津市外环外拓,新乐园选址在项目附近,加上近邻环线和快速路,实现了10分钟城市生活圈,区位优势非常明显,项目本身为双拼别墅,采用都铎风格,同时是现房出售,这也增加了项目本身的话题性,我觉得下一步要针对项目进行系统化的包装,同时要拓宽渠道辐射面,将项目打造成全市的精品居所。”我寻回了以往的自信。

“看来你有一些了解,这样吧,你做一份方案。”贾总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做这份方案,其实项目本身并没有太多要说的,我的着眼点放在如何对项目进行包装、如何打开渠道、如何与资源嫁接上,洋洋洒洒的做了200页PPT,看着自己的工作成果,我觉得即使前期受了那么多罪,承受了那么多不平,此刻也都烟消云散了。

贾总对于我所做的方案非常满意,并诚挚的欢迎我加入公司,我知道我又一次成功了,虽然这份成功晚到了几个月。入职后第一件事就是了解新项目的人员架构,这个项目分为高层和别墅两个团队,高层目前正在销售中,人员已经趋于平稳,除开发商自己的销售团队外,还有1家代理公司以及3家渠道分销,而别墅团队由于刚刚组建,人员略显单薄,只有我和费楠以及销售经理周博,不过好在公司为了补充别墅团队,让渠道团队的刘和伟配合我们,这样整个团队才勉强组建起来。

“周博,现在别墅这边的客户是什么情况?”我问着销售经理。

“张哥,我们之前积累了一部分客户,但效果不好,别墅一直以来都没有动作,我们又没有自己的销售,都依靠高层的销售带着接待,所以进展不大。”周博说道。

“这些都不是咱们的客户,他们能够承受的价格在200万以内,咱们的别墅起价1000万以上,不匹配,现在的重点在于先要向市场释放声音,然后组建自己的渠道通路。”费楠说道。

“我这的渠道铺设是以高层为基础,如果做别墅,就要单做了,这些我会和大卓沟通,让他和各家渠道联系一下。”刘总说道。

任重而道远是我此刻的想法,公司一直以来并没有针对别墅做过什么工作,因为按照老板的想法,这样的产品即使暂时不卖也没关系,换句话说,就是他在等着升值,不过如果有客户能够成交,他也很乐意去卖,只不过价格方面就不会有太多的让步。

“张俞,你去现场看一下,咱们园区内的小品数量太少,要补充一些。”费楠说道。

园区内除了仅有的几个小品外,再无其他,这样显得整个园区过于死板,没有生气,按照公司的意图,不光是产品本身要做到高品质,连景观配套也要符合高端项目的标准。这个工作对于我来说驾轻就熟,按照接待动线,我配置了几个小品增补方案,无非是增添一些动物雕塑进行点缀,加上在重要点位安置大型雕塑增加亮点,准备妥当后,下一步就是雕塑的采买。

“张俞,你陪采购部的去一趟曲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雕塑。”费楠说道。

曲阳生产大理石,那里的石雕厂星罗棋布,种类纷繁,无论大型工厂还是小型作坊,让人回忆起当初去香河看家具时的情景。石雕厂的老总们对于我们的到来非常热情,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最大的金主,仅仅是跑了几家,我们手里就堆满了各式资料,琳琅满目的,不过很显然,这些石雕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价格预期,而且交工时间也不符,这让这次的曲阳之行成了尴尬之旅。

“张俞,石雕考察的怎么样?”费楠问道。

“太贵,如果按照方案采购的话,没个几百万下不来,公司的预算有限。”我回道。

“这个事情让采购部的想办法,咱们只负责出建议。”费楠说道。

老板对这次采购石雕的事情也比较上心,虽然第一次没有取得进展,但很快,他就把采购部中的老油条商工调过来配合我们,为什么叫他老油条呢,因为他总是能很好地揣度老板的心思,有这样的功力在日常工作中才能无往不利,而他过来后,第一个找到了我。

“小张,你们去曲阳这个路数不对,那边的石雕好是好,但是材料价格高,可以选用稍微低档一些的材料,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价格可以下浮很多。”商工说。

“这个我不专业,您说去哪看吧。”我说道。

“咱去西青就行,那边也有石雕厂,你陪我过去看看。”商工说。

几经辗转,我们终于来到了位于西青区边上的石雕厂,看着偌大的院中摆放着众多的石雕产品,我突然有了一种心安的思绪,忍不住把玩起来。沟通过程很简单,我们开具了所需的品类以及规格,给到我们的价格也只相当于曲阳的20%,这一趟不能不说顺利,虽然我属于坐享其成,但这种高效的工作风格真的很对我的脾性,以至于我接下来几天的心情,也格外的好。

“张俞,你和费楠研究一下,做一份项目包装方案,这个方案要包括对整个项目的包装、营销推广思路,做得细致些。”贾总说。

这样的工作并不是第一次做,但我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和精力,无论是销售动线包装、媒体包装、案场包装、推广通路等,都经过了深思熟虑,为此我反复的在园区中转,思量着各种预案,那一段时间的微信步数也出奇的多,每天都维持在2万多步,在经过了一个月的反复修改成型后,这份融入了我大量心血的方案终于呈到了贾总的案前。

“张俞,你小子够牛逼,我跟贾总汇报时,贾总都high了,就差射了。”费楠欣喜的说道。

“你能稍微文雅点吗?真卤。”我说道。

“别从那装大尾巴狼,这份方案真给咱哥们提气,贾总没提出什么修改意见,让咱们按照方案执行。”费楠接着说道。

我知道在此期间我经历了怎样的波折,这300多页的PPT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每一笔都由我独立完成,没有假借他人之手,这份成就感让我更加认同自己。

第九十九章 难得的见面

工作趋于平稳,但真正横亘在我内心的,还是与朱珠的关系,因为她的父母觉得我的工作不稳定,饥一时饱一时的没法给他们的女儿提供安全感,不过在经过了朱珠一段时间的开导工作,她的父母已经不像原来那样坚持,而且我现在的收入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这也是他们松口的原因。

我能理解我们的父辈们所崇尚的铁饭碗,虽然工资不高,但强在稳定,但在现今社会,已经没有所谓的铁饭碗了,人们都凭借着自身的能力创造价值,在这个优胜劣汰的大环境,没有谁能够安逸,社会会交给每个人生存法则,为什么我们会轻视那些久坐国企和机关的人,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奋斗的热情,被日复一日机械毫无生气的工作消磨的逐渐老去,即使他们的工作再稳定,也已经被社会无情的抛弃了,更何况还有很多混日子的人,那就更加可怕了。

“张俞,我跟妈妈在街里了,你在哪呢?”朱珠问道。

“我刚下班,正在往回走呢,怎么了?”我说道。

“没事,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朱珠说道。

“没事浪荡话是吗?你给我打电话难道是想让我过去找你?”我问道。

“你敢来吗?我妈可在这呢。”朱珠回道,说实话,我真的不是很敢去,因为这是第一次见面,我内心很局促,但厚脸皮又让我不得不嘴硬。

“有什么不敢,等着我。”我回道。

在街里的德克士,我远远看到朱珠正在和她的妈妈说着话,她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可能从她内心认为我只是在和她开玩笑,没有真要来的意思,可当我郑重的出现在她面前时,我看到她的嘴变成了O型。

“伯母,我是张俞。”我郑重其事的站在朱珠妈妈的面前。

“来了,小张,赶快坐吧。”朱珠的妈妈表现出很大的热情。

“你真敢来啊?”朱珠小声示意我。

“老爷们就得说到做到。”我笑着说。

这次见面总体来看还是很和谐的,朱珠的妈妈问了我好多事情,我也都一一作答,表现的有理有利有节,看着她点头微笑,我提着的心终于落下了,但朱珠的话又让我落下的心又重新被提起来。

“你别以为你通过考察了啊,我妈这人很好面子,对生人都是很客气的。”

“那怎么办?我以为老太太对我很满意呢,这次见面本来就很唐突,如果让她觉得我这人太轻浮,那不是坏了?”我很着急。

“没事,我帮你探探。”朱珠坏笑着说。

等到稍晚的时候,我始终没有给朱珠打电话,我在等着她告诉我结果,但她好像成心抻着我一样,始终没有回音。

“朱珠,你是不是成心的?我这还一直等着你给我回话呢,你可倒好,真沉得住气。”我不无生气的说。

“瞧把你急得,我这不是刚跟我妈聊完吗。”朱珠笑着说。

“结果呢?结果怎么样?”我很焦急的问道。

“我妈刚回家就跟我爸说今天是你送我们回来的,老太太心情不错,而且看的出来,她挺喜欢你的,因为她就喜欢那种稳稳当当的男孩,而且还说你现在每天这么忙,也没人照顾你,她看着有点心疼。”朱珠说。

“我去,可吓死我了,差点尿都滴出来。”我终于安心了。

“我妈妈说让你哪天来家里吃饭,顺便见见我爸爸。”朱珠接着说。

“这就是要见家长了?这么快?我的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了了。”我说道。

“你不想见?那就算了,你接着当地下党吧。”朱珠愠怒道。

“这话说得,我这不是得矜持点吗?我当然想见了,顺便问问咱俩什么时候能结婚。”我笑着说道。

“想得美,我还没说要嫁你呢。”朱珠笑着说道。

“你不嫁我嫁谁,我都给你贴了标签了,‘货物售出,概不退换’。”

“滚,你才是货呢,拾掇干净了来见家长。”

见家长对我来说有种仪式感,这可比面试、汇报要重要的多,我觉得我当初见区长时也没这么慎重,在反复思度穿什么衣服时,朱珠一语点醒梦中人。

“你就穿西装来就行,我觉得你就穿西装时最好看。”

经过简单的装扮提着采买来的礼物登门时,我一直都很紧张,大姑娘出嫁头一回,任谁也不可能从容,开门的是朱珠的妈妈,她很热情的把我迎进门,同时我也见到了她的爸爸,一个外表严肃的老人,这顿饭吃的我连味道都忘了,整个过程都是围绕我的家庭,我自身展开,我也拘谨的回答着,她的爸爸始终没有多说话,只是示意我夹菜,这让本就紧张的我更加紧张。

“朱珠,我的表现行吗?”饭后,我们在漫咖啡对坐着。

“还行吧,张总,你平时那个飒利劲哪去了?怎么这会跟个小猫似的?”朱珠调笑着。

“我这不是想给你父母留下好印象吗。”我小心的说着。

“我妈不用说了,我爸说你可以。”朱珠喝了口咖啡后说道。

“只是可以?那可怎么好?”我对这个回道有些吃惊。

“我爸这人不太会表达,他说可以,那就是非常认可的意思了。”朱珠笑着说道。

“我能被你吓死,这么说老两口都认可我了?来,媳妇,让老公香一个。”经过了惊吓后,我厚颜无耻的劲又上来了。

“滚,没正行,你说我是不是得见见你的父母了?”朱珠突然问道。

“是啊,是得见见啊,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啊。”我说道。

“你才丑呢,找到我是你唯一改进下一代基因的机会。”朱珠生气的说道。

“你都想下一代了,咱俩商量商量?”我继续调戏着。

“说正经的,什么时候去见你的父母?”朱珠说道。

“下周末吧,正好我休息。”

朱珠见我父母要来的轻松地多,因为我爸妈非常喜欢她,尤其我妈妈,一直攥着她的手说话,而她也像个小乖乖一样,满嘴甜言蜜语,我爸爸更是笑得合不拢嘴,看来还是她在处理这些问题时比我游刃有余。

“怎么样?姑奶奶表现的出色吧?”朱珠不无得意的说。

“你最好了,没人比得了你。”我适时恭维着。

“都见过面了,下一步你就可以转正了,为了这个时刻,咱俩是不是得庆祝一下?”朱珠说道。

确实应该庆祝,为了我们所迈出的这一步,为了我们共同需要鉴证的幸福。

第一百章 终结

经过项目组的共同努力,别墅项目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看着日益成熟的社区,我们从内心感到欣喜,同时由于我的努力得到了领导的认可,我同时兼具着高层项目的策划管理,这是我所没有预期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使我更加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小张,高层二次开盘,你们要做好开盘方案。”新来的总经理吴总说道。

“方案已经做完了,一会发给您看一下,我们这次开盘,准备调动所有的渠道展开誓师大会,同时媒体方面也都打好招呼,到时会给予支持,客户这边已经安排销售对老客户进行回访,说明老带新的政策,新客户现在蓄客情况不错,装户工作已经完成,这次开盘不会有问题,我希望公司能够抽调一部分人来配合这次开盘。”我说道。

“这个没问题,你们去办吧。”吴总说道。

二次开盘很成功,累计成交200套房源,占总货量的90%,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客户到访,每个人都将欣喜挂在脸上,就连外表严肃的吴总,也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我与项目团队中的其他人建立了非常坚实的友情基础,尤其是刘和伟,虽然我平时跟他接触的时间有限,但正是由于平时工作中的接触,让我们俩形成了很好的默契。

“张俞,刘哥我干地产这么多年从来没看错过人,你太无害了,也太厚道了,我希望你能保持这份初心,哥哥我看好你。”

我也同样做了这么多年的地产,对于这种夸奖我习以为常,但刘哥的话让我对自己多了一份警醒,我可以做到以心交人,但这个社会中充斥着太多虚情假意的人,他们往往利用你的好心来索取,将你看做是一个缺少思想的提货机,这些我不是不知道,只是这样的人对于我来说这是过客,无论过往多么的峥嵘岁月、多么的披肝沥胆,真正能够走到我内心的,还是那些与我有着共同操守、共同思想的朋友们。

“张俞,你在干嘛?”工作间歇,朱珠打来电话。

“我在上班啊,这两天快忙死我了,你怎么想起我来了?行里不忙了?”我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

“嗯,我这还行,这不是怕你无聊给你打个电话吗。”朱珠笑着说道。

“我还能无聊?我现在一个人当两个人使了,你听听这声音,每天都是这种状态。”我着实费力的说着,周围都是买房的客户,聊天声、问询声此起彼伏的。

“张俞,咱们结婚吧。”朱珠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周围的声浪让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听清朱珠说的什么。

“我说,咱们结婚吧,我要和你结婚。”朱珠使劲力气喊了一声。

这一声过后,周围的世界安静下来了,连我的心也安静下来了,毫无波澜,我努力着让自己更加的平静。

“你说咱俩结婚?”我明智所以的提问着。

“对,咱们结婚吧。”朱珠像个胜利者一样。

“嗯。”我知道,这一刻终将成为我一生中的重要节点,亦是我辉煌时刻的开启,它终将引领着我走向幸福的彼岸。

 





发表